宇 善。 薄荷夏

【宇善】カンニング/Chapter.17

宇 善

善逸万万没想到和他一起同居,被他保护的男人居然是让人类和妖怪都闻风丧胆的鬼神本尊。 因为宇髄什么都知道,只是一直在欺骗他罢了。 身边的所有人都在骗他,瞒着他,这让善逸感到无比绝望和失落。 他低下头抿紧双唇不愿再去看宇髄方向,今天一天发生的事对他而言冲击实在是太大了,他不能接受,不能接受桑岛慈吾郎,也不能接受作为三大妖怪之一的宇髄。 偏偏是他最信任的两个人... 宇髄不会没察觉到善逸此时的情绪变化,但他并不知道原因出自哪里,索性把一切全怪罪到那伤害善逸的天逆每身上。 他重新迈腿走动,丝毫不在意那对自己散发出巨大敌意的天逆每,径直走向低头在那的善逸。 此时,宇髄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从他和善逸说有事情瞒着他以后他就有在纠结这件事。 他知道自己总会暴露,因为他对善逸提防越来越小,只不过他没想到会暴露的如此之快,根本没给他过渡的时间。 抬手拿过还漂浮在半空的小通连,宇髄眼神看向善逸那布满伤害的双臂,很是不悦的皱皱眉。 正是那个吐出他,却对他被封印百年仍不闻不问的海神——须佐之男命。 听到这个名字天逆每就气不打一出来,他从未感谢过须佐之男命让他诞生。 被神创造出的妖怪本就很讽刺,即使他地位不低,他也受不了这一头衔,这是他永远无法摆脱掉的束缚。 怎么,被封印太久连一个小小的除妖师都解决不掉了吗。 即使他很笃定天逆每是来要善逸的性命,但他还是要好好确认,毕竟和天逆每打起来对他来说也有些棘手,也有些麻烦。 被这个除妖神捉到软肋了?堂堂鬼神前来保护一个小小的除妖师,荒谬。 他怎么可能不知大岳丸那三把他咬不碎的强劲武器,其中显明连的伤害威力最为恐怖,而现在的他刚逃离封印出来,各方面都还未恢复到最佳水准,和宇髄硬碰的话他肯定落在下风。 宇髄没有伸手去握住它,他只是单纯拿出来示意天逆每他有做准备。 这把刀是来自婆稚阿修罗王的大通连,论率领万千大军进行作战,无人能比。 天逆每万万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碰到妖魔界都不愿为敌的鬼神,也没曾想过自己会和他打上那么一仗。 他举起右手朝右边伸直,巨斧具现于他的手中。 虽说和鬼神打架不是他的本意,但若是想要击杀其身后的除妖师不得不战斗的话,他绝对不会退让半步。 百年的封印,最后的独苗,他好不容易重获自由并找到我妻家最后的存在,要是就此错过的话恐怕再无机会。 对方升起战斗的决心让宇髄在心底有了提防,即使天逆每现在的状态还未恢复他也万不可大意,毕竟他身后还有一个需要保护的人,是有顾及的。 现在,不单只是显明连的周遭散发着青色的电光火花,宇髄的周身同样环绕有噼里啪啦作响的青色夹杂金黄色的电流。 没有其他任何预兆,宇髄迅速转动手腕让刀刃的刃面朝内,毫不留情的朝天逆每的腰身从右至左横劈而去。 攻击被挡住并没有让宇髄感到不快,手上的刀剑迅速做出改变,骇人闪电骤然消失,转而出现的是熊熊烈火包裹的小通连。 烈火碰撞在巨斧️产生浓浓的白色水汽,霎时间就将二妖围困在滚烫蒸汽內。 与此同时,宇髄空出的左手逐渐被电气围绕,刚才被替换掉的显明连显现在他的左手。 宇髄反手一刀袭向天逆每的左肩。 察觉到这点的天逆每大力推开宇髄右边遏制住他的小通连,向后撤退拉开距离勉强躲过那携带充满电流,极具威胁的一击。 宇髄抬眸看着那远离他的妖怪,至少目前为止他是游刃有余的。 但这不代表宇髄会放松警惕松懈下来,如果只是他一人战斗,他必不可能如此紧绷神经。 现在不一样,宇髄在心里死死记着天逆每的目标是善逸,所以他必须速战速决,免除后患。 拉开距离的天逆每根是不服气,明明只差一点就能宰掉我妻家的人,结果偏偏跑出一个大岳丸。 他至今都没明白为什么活跃地在京都地区的大岳丸会来这里,这百年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他也未曾得知,只觉得奇怪烦闷。 而今仅数次交手,天逆每就发现他完全不是宇髄的对手。 果然封印给他带来的负面还未完全消除。 这个状态击杀那个除妖师绰绰有余,但对付眼前这个大妖…不够,完全不够。 自知自己正面交锋绝对会失利的天逆每在心头升起其他办法,只要目的达到就行了。 天逆每很自信宇髄不会真的动手灭掉同为大妖的他,至多也不过是想把他给击退罢了。 而他不一样,他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主。 计谋浮上心头让天逆每又一次咧嘴笑出。 与之前的防御躲闪不同,这次天逆每很是主动的举起巨斧俯身朝宇髄逼近,横劈竖砍接连不断,其想法亦是简单爆出。 他就是要这样紧逼宇髄,让其无暇顾及其他。 突如其来的被动让宇髄有些力不从心,他知道天逆每这么做肯定是在计划着什么,但他绝不会让天逆每得逞。 橙红火光兀的包裹住宇髄左手上的显明连,紧接着是接连不断的强力电流对显明连的附着。 本以为这极具威力的一击对方必定会躲开让自己有机会拉开距离,却没想天逆每牺牲身上的鳞甲保护就是不愿多后退半步。 宇髄暗自咂咂嘴,就在他想再度对天逆每已然受伤的地方进行攻击时,察觉到后方不对劲的他不顾面前的敌人转身回头。 虽是潜袭而来,但这对宇髄来说实在是容易发现。 没有多做考虑,宇髄挥动右手上的小通连将自己与天逆每分隔开来后,立马稳住身躯,小腿发力朝善逸所在的方向疾驰而去。 当下宇髄在过去的地方是善逸所处的位置,如果他躲过这一击的话,那么巨斧的目标就会变成善逸。 没有迟疑,宇髄直接抬起左手。 他先是把手上被闪电包覆的显明连朝善逸的左后方投掷出去,而后以自己的左臂做阻挡,阻止巨斧的飞驰袭击。 左腕被斩掉的痛楚根本没让宇髄露出任何吃痛神情,全然不顾自己已断了一只手,举起右手的小通连干脆利落地向善逸的前方一斩而下。 霎时间,那本是什么都没有的地方出现了两只妖怪,四溅的鲜血吓得善逸一屁股蹲坐在地。 单膝跪地护在善逸身前的宇髄冷着声一字一句的向身后的天逆每说道。 可话还没说话,紧接着又是天逆每抬手挥来的一击。 这一击的目标依然是善逸,却好巧不巧的划开在宇髄侧面的脸上。 他怒了。 如果这一击不是碰巧被他接下的话,打到善逸身上怕是真的如天逆每所愿了。 干得很不错啊。 在这之后,善逸感受到了强大的妖气。 这不单是耳朵给他带来的讯息,他的身体,他的器官,甚至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害怕,让他止不住地颤抖。 就算只是释放自己的妖力,就能有如此震慑力,激发出他本能的求生欲。 完全不给天逆每再度说话挑衅的机会,瞬时冲到天逆每身后的宇髄举起紧握刀剑的右手狠狠劈下,可惜还是被立马反应过来的天逆每用自己的巨斧给挡下,然这一举动正中宇髄的下怀。 仔细想想,我这边也有阿修罗啊。 那并不是宇髄冲向他时所使用的显明连,是不知何时替换来的大通连。 宇髄在心底默念这两个字,收回遏制住天逆每的大通连,完全不去多看对方一眼,转身走向被小通连保护的善逸。 半途中,宇髄又一次挥动手中的大通连,不知从何出现的诸多鬼兵朝四处分散涌去,将潜伏周围,来不及逃跑的天邪鬼和天狗全数歼灭。 迈步跨进火墙,还没等宇髄开口,善逸抢先一步,急切地询问对方。 眼睛,还有... 因为善逸发现,面前这个已然变回人类模样的男人是完好无损的,要不是善逸脸上还沾有未擦掉的来自宇髄的血液,他都要怀疑刚才所经历的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幻觉。 方才笼罩上空的黑云以及浓雾都已消失不见,只剩下狼藉满地。 蹲下身扶起善逸,二人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怎么说,让他搞破坏没问题,但是让他治愈他人... 很抱歉,他根本没有这种能力。 善逸也没有管手上伤口,当务之急在他看来可是有比这个更重要的事。 不想和你说清道明鬼神为何,那是因为我觉得自我介绍很别扭。 极力否认逢魔时是鬼神出没只是单纯的不想让你误会,我又不是只在特定时间出现的。 它是来向我求助的,告诉我你有危险。 到底还是水神,仅仅只是同处客厅待那么一会就发现我了。 我足够自傲,我认为你根本没办法拿我怎么办,但是... 我却越来越不知如何向你坦白。 这次变回原样也是意料之外,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思考暴露的话该怎么办。 当然我也没有想要一直欺瞒下去,单纯是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这次虽然很危险,却也算是个让我向你坦明的机会吧。 至少身旁这个男人并不是刻意想要向他隐瞒什么,只是他们两个人的身份不同,不得已才那么做而已。 他都忘了他是多久开始融入人类生活的,同样也忘了曾几何时妖怪们已经在私底下和人类好好相处,而不是你死我活的对峙。 按照我这么久以来在人界的生活看来,妖怪确实已经和人类达到和平共处了。 可事实也并非完全如此,之前的络新妇,现在的天逆每,同样都还为了自己把人类当作目标。 这应该靠你自己判断,凡事都有好有坏,我没办法回答你。 还有来东京,爷爷说你是在京都的妖怪。 不过我可以肯定我是在其他妖怪在人间定居稳定生活后,觉得新奇才从妖魔界过来的。 毕竟我是来自京都的妖怪,其实我对东京的大部分事都仅仅只有一知半解,几乎还都是玉藻前和我提起的。 我只知道我妻家是很厉害的除妖世家,不过是以封印妖怪为主。 今天你遇见的那只天逆每就是在百年前被我妻家所封印的大妖,因为你也是我妻家的后代,他就找上你了。 还有我的父母... 我从来没接触过我妻家的人,我之前几乎一直在妖魔界。 至多他也就是对妖怪了解多一点,毕竟除去现代的付丧神、地缚灵之类的,大部分都是从妖魔界过来的,只要有去过妖魔界的妖怪他几乎都知道。 只是,宇髄先生这么呆在人界没问题吗?爷爷不是说灵力... 没办法依靠自己的小妖确实需要人类的灵力才能存活,但是大妖并不一样。 就像我一样,我的灵力很强大,我不需要人界这微薄的灵力提供,相反的我还可以为那些艰难生存的小妖提供灵力,这也是为什么在我来的那天被你发现我身上依附了一堆小妖。 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善逸突然倍感困倦,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关于我妻家的事,之后你可以去问问你的那位爷爷,我要是知道些什么我会告诉你。 这睡着速度快到宇髄都有些无语,没办法只好自己将人抱到卧室,帮忙掖好薄被让少年能够更加安然的入睡。 tbc.

次の

尹善宇

宇 善

天氣還微涼,校園處處都可以見得到綻放的櫻花,最容易養活得那幾種都被校長給好好守護著。 善逸皺著眉頭看向在樓梯間將他壁咚的宇髓天元。 「喂,變態教師,你到底想幹什麼啊!」他手中還抱著一堆歷史資料,要不是剛才宇髓天元用廣播把他叫到職員室,他早就跟炭治郎還有彌豆子一起放學了。 還省的他要抱著一堆資料還被一個變態教師給纏上嗎! 「不覺得放學後都沒有人的校園特別的浪漫嗎?我妻同學你果然還是太嫩了。 」 他逐漸逼近善逸撇開的臉頰,他最近一直都在忙期末考試之外還得幫著其他老師幹活兒處理一堆爛事,都已經不知道有多久沒去騷擾這個黃毛小子,他們之前在中秋烤肉過後就再也沒碰觸到他,天元急需補充能量。 「哈啊?!哪裡浪漫啊!」 當天元快速湊上來貼在善逸的左臉頰時,後者嚇得手中的資料都掉了,後頭恰好有個人聽到了聲響便跑上了樓梯,但他看到了天元老師把一個看似穿著學生毛衣和制服的人 …。 這個男生乍看就像是幾週前的中秋夜晚,天元和善逸去超商買食材時 … 替他們結帳的高三男生!他看到了天元老師的背影又看見那紛黃的腦袋,想也沒想又躡手躡腳的跑下去。 雖然他只是回來拿課本回家複習,但果然是因為最近準備學測太累了,他應該休息個一天。 於是這位高三男生連課本都沒拿成就把這件事情當作是自己的幻想丟置了九霄雲外。 「被看到了啦!老!師!」善逸兩個拳頭抵在天元的胸前,想將他推開卻無奈於自己的力道太輕。 「才沒有,就算有他也可能以為是女生吧?」天元狡猾的一笑。 接著他沒等氣紅臉的善逸繼續漫罵他,用雙唇堵住了那機關槍般滔滔不決的嘴,天元咬了咬他的上唇後彼此的舌頭吮扺交纏,當善逸無法呼吸的時候天元才猝然離開,勾勒出了一道金絲掛在唇角。 「哈啊、呼 … 混蛋 … 」善逸用袖子拭去羞赧的痕跡。 「走吧走吧,去教室讀讀書!」拍了拍善逸的腦袋,宇髓天元充飽了電能,精神飽滿的撿起地上的所有資料並且勾著善逸的脖頸一齊去了教室裡頭。 「阿擤、這裡好冷喔」 天元已經坐在自己專用的電腦椅上頭把資料都擺在桌上,轉了面對著善逸招手:「過來吧。 」 只有這種時候,善逸才會覺得這個教師終於有一種男人的模樣,平時他真的是幼稚鬼一枚,智商相當於五歲左右。 善逸的臉上閃過一絲紅暈,他低著頭小碎步上前,以公主抱的姿勢坐上了天元的大腿。 天元則把椅子拉近了桌子,特意將寬大的外套拉了拉並且從後頭不知何處取來了一只毛毯子,大概也是為了善逸所準備,整個人暖呼呼又洋溢著幸福情愫的善逸勾了勾唇角。 他打開了手機玩一陣子之後抬眼看向認真處理事情的天元,他最近也真是夠累了,眼睛下圍要不是不清楚看可能還會被俊帥的臉給遮掩住那勞苦的黑眼圈。 懷中人瞇起了眼睛,兩手環上了宇髓天元的腰身。 正在麻利的用紅筆寫學生考試注解的天元頓住了打勾的動作,低頭看著那用著媚惑眼神看著他的善逸。 為什麼在天元的眼中看起來善逸無時無刻都在對他說著:想要。 「辛苦你了。 」 善逸伸直了背脊輕輕的啄了一口宇髓天元的唇瓣,接著抱著他的腰身靠在天元的胸膛上淺淺的睡去了。 至今為止還有比這等事情更值得的嗎!沒有!對!所以天元看著善逸酣睡的臉後甜滋滋的繼續批改他的考卷,就是從這一天開始他決定要好好珍惜這位小小妻子。 下一秒手機上顯示:成功鎖定螢幕! 「喔!真的有用欸!」 「什麼東西?」 善逸跟天元搶著手機,當然後者並不是那麼想給他看自己的意圖,但是當善逸股著兩個腮幫子並且強吻天元之後那技巧可真是越來越熟稔,之前天元細心教導他的沒想到至今盡然派上了用場。 把天元吻的放下了手之後善逸快速的取過了手機,並且改變了坐姿,兩人面對面坐著,而善逸則像一隻無尾熊靠在天元的肩膀上看他的手機,打開的介面上頭顯示:臉部辨識。 「喔?你換手機了?」 「哀,竟然被你搶去了。 」天元揉了揉太陽穴,最近對他真的是太寵溺了。 「有什麼關係,反正你都輸入我的了,我也要你的!」 但無論善逸舉著手機在天元面前多久天元都表示自己並不想要這樣做,善逸皺眉問為什麼。 「我能毫無保留的讓你看我的手機不代表你就要相同回報於我」 聽到這句暖心的話之後善逸巴著天元不放好久,但是天元已經表示自己不會再輕易傷害善逸更不會做他不喜歡的事情,所以早就過了很就沒主動碰過他,過了幾個月的時間以來善逸也真是越來越主動了。 「沒關係,因為我愛你所以我也能毫無保留」 又輕了一口天元的眼尾,善逸笑了。 過了好幾年之後善逸和天元的手機總是拿錯,但就算拿錯了也沒什麼關係,因為彼此的資料都是通用的。 他們之間毫無保留,就像是相愛彼此那樣。 Fin.

次の

鲜于善_百度百科

宇 善

作者watase124 看板KoreaDrama 標題[新聞] 延宇振 韓善花將演出 JTBC〈Undercover〉 時間Thu Jul 9 15:56:02 2020 延宇振、韓善花將演出 JTBC〈Undercover〉 JTBC 新劇〈Undercover〉 導演宋賢旭;劇本白哲賢、宋車勳、張慧恩 關係人士透漏, 延宇振和韓善花將分別飾演池珍熙和金賢珠的過去角色。 延宇振和韓善花曾於 2014 播出的〈不要戀愛要結婚〉合作,而〈不要戀愛要結婚〉也是 本劇〈Undercover〉宋賢旭導演的作品,時隔多年再次聚首的三人令人期待。 這部新劇滿滿的二次合作 延宇振是 2020 公休嗎? cc , 來自: 1. 169. 204. 169. 204. 推 NickeyOrli: 推推• 推 doratammy: 善花好久沒演主角了 可惜 她超美的 加油~• 推 nothing0524: 推推• 推 fairysecret7: 推推 善花真的很美• 推 ereirred: 推推 期待宇振新戲• 推 sofa89: 宇振跟池珍熙兩人平時氣質讓我感覺蠻不一樣的,不知道劇• 推 zzchihzz: 推延宇振!• 推 rassd: 這樣延宇振算男2嗎? 男主是池珍熙…. 推 woodgatel: 不就腹黑版花樣年華囑?• 推 nineD: 推孔亙前女友復合XD• 推 pptnewuser: 推善伙• 推 YiHam123: 韓可露歌手出道轉演員•

次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