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價學會爭議。 綜合新聞

Yahoo is now a part of Verizon Media

創價學會爭議

它不但在日本有驚人的成果,在世界各地的迅速成長,亦引起各國宗教學者的討論與研究,有的學者甚至稱之為「創價學會學」。 真理大學宗教系助理教授林本炫長期研究創價學會,並將在本週末發表學術論文。 他表示,創價學會之所以引起各國人士的注意,主要是因為其以「唱題」方式來顯現生命內在的佛性,也就是唱唸「南無妙法蓮華經」(Nam-Myo-Ho-Len-Ge-Kyo)七字經句,這對西方人來說,充滿不可思議的宗教體驗,與他們過去認識的佛教禪宗或藏傳佛教完全不同。 其次在於創價學會的特殊傳教方式,林本炫指出,該學會以「折伏」方式傳教,但過去是以激烈的手段與言詞,直指對方的思想錯誤,在池田大作接任會長後,改以溫和折伏,並以毫無宗教色彩的方式,藉由音樂、美術、座談等交流,開始向全世界折伏。 池田大作在一九六二年成立「國際創價學會」(Soka Gakkai International,簡稱SGI),並以聯合國非政府組織為主軸,透過教育學術、文化交流、和平運動等方式,對世界各國進行傳布,因此到目前為止,在日本以外的地區,就有約一千萬名的會員。 創價學會傳入台灣,明年將屆滿四十年。 由於該學會具有濃厚的日本色彩,不免被貼上「日本軍國主義的先頭部隊」、「日本教」等標籤,因此初期在台傳布困難,台灣國際創價學會機要秘書盧怡孝就說,戰後台灣社會在日本情結與國民黨高壓統治之下,創價學會曾受到長期的打壓,創會理事長朱萬里與現任理事長林釗就曾被警備總部跟監,不過,在解嚴之後,創價學會完成合法登記,會友人數也從一百多人,迅速躍增為十多萬人。 林本炫指出,創價學會與台灣當代新興宗教不同之處,在於其不強調個人崇拜。 他說,台灣宗教絕大多數注重大師的個人魅力,容易將其「神化」,但池田大作卻不凸顯個人色彩;而且為了排除權威主義,創價學會更在十年前,與僧侶階級脫勾,成為以在家居士為主的組織,因此它不必以僧侶做為最高指導原則,這與台灣宗教截然不同。 創價學會反倒是強調會友間的組織傳播,運用互相支持系統的照顧、幫助,強化了內部凝聚力與組織力。 林本炫也說,創價學會特別重視年輕族群,還特地設立青年部,希望擁有廣大的年輕會員,不像台灣的宗教,主要是以中年人、老年人作為訴求。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學者指出,創價學會積極將佛法融入現代生活之中,有相當強的社會性,也因此具有爭議性,像是創價學會在日本成立了「公明黨」,許多人便無法放心宗教與政治的合流,最後該學會不得不宣布與公明黨分離,雖然如此,創價學會還是成為公明黨的主要支持者。 而創價學會當初在台發展的阻力,目前雖已破除,但能否真正成長,還是值得觀察。 該名學者說,台灣目前有幾十個新興宗教,但能蓬勃發展的僅屬少數,加上宋七力等不利於新興宗教的事件出現,造成民眾的疑慮,且大多數台灣人只接受傳統宗教,還有高達九成的民間信仰,因此新興宗教的興衰,就得看當時的時代背景與其文化內涵了。

次の

「文化尋根.建構台灣美術百年史」系列展覽 光陰‧劇場─黃伯驥光影五十載攝影回顧展

創價學會爭議

鑑於流感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肆虐,經四者正長會議商量,暫停所有學會活動至4 月19 日。 暫停所有學會活動,包括: 各會館日間唱題會、總合中心研修會、恩師會館研修、幹部商量會、小型商量會、在家座談會……等活動。 而2020年4 月份的「社會本部專題講座」及5月份之「紀念5• 3支部總會」將會延期舉行,詳情容後再聯絡。 各會館辦公時間如下: 大家進入會館時請戴口罩,並以自己或會館設置的酒精搓手液消毒雙手。 活動暫停期間,請大家: 1. 在家中多唱唸題目,祈求疫情能盡快受控; 2. 透過電話鼓勵關心每一位會員、鼓勵年長會友注意防疫意識; 3. 請徹底聯絡會員。 往後開會安排將因應香港之情況再作聯絡,敬請留意。 組織局啟 2020 年3 月2 日 下午3 時.

次の

專題:從法國「布堅尼」爭議看文化差異

創價學會爭議

【大紀元7月31日訊】 亞洲時報記者Jamie Miyazaki 7月30日報導 東京 — 政壇的不倒翁、被認為是執政聯盟的重要盟友的新公明黨與一個聲稱自己是唯一正統的佛教團體的和平宗教組織關係密切。 儘管新公明黨現在是小泉首相領導的自民黨的盟友,但同時不乏推測認為,將來會被日益崛起的反對派日本民主黨拉攏。 民主黨黨魁岡田克領導該党在本月舉行的參議院選舉中取得的重大勝利,並期望在2007年舉行的眾議院選舉再下一城。 許多觀察家推測,民主黨有機會組建新一屆政府,但為了奪權,該黨可能考慮與新公明黨聯手組建執政聯盟。 新公明黨自1999年起一直是自民黨的盟友。 不過,岡田克也拒絕了有關民主黨與新公明黨結盟的建議,並強調指出民主黨會採取逐步奪權的選舉策略,他對突然提出的一連串有關新公明黨以及民主黨可能需要前者的幫助的問題有點惱火。 是次參議院改選115個席位。 在本月舉行的參議院選舉中,新公明黨原計劃獲得10席,結果卻獲得11席(包括3個直選席位和8個比例代表席位-比例代表選舉是由選民向各政黨而不是其候選人投票,然後按各黨得票數分配名額),加上非改選的席位,現在它在參議院總共有24席,而在眾議院(總共480席)擁有34席。 執政的自民黨計劃獲得51席,但結果只獲得49席,給該黨造成一個雖小但卻嚴重的打擊。 民主黨預定獲得38席,結果卻意外獲得50席,成為是次參議院選舉的最大贏家。 對新公明黨來說,雪上加霜的是,自民党上周選舉後公佈的報告警告說,為保住權力而依靠一個與宗教組織有關係的黨派是很危險的。 從參議院的選舉結果可以看出,兩黨主導日本政壇的趨勢變得更加明朗,小黨派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它們要麼銷聲匿跡,要麼與兩個大黨中的一個結盟,如今要成為日本政壇第三大党並非易事。 因此有人認為新公明黨的時日無多也不無道理:它是最後一個重要的第三大黨,其他的都微不足道。 然而,輕視它將是一個錯誤。 事實上,儘管民主黨和自民黨都瞧不起新公明黨,但該黨不僅幸存下來,而且還在7月的參議院改選中比預計多獲得1席。 這雖算不上一個大勝利,但新公明黨與民主黨是唯一兩個獲得比預期更多席位的黨派。 更重要的是,這些小小的數位會產生倍數效應:事實上,在聯盟政府時代,新公明黨將是執政黨的重要支援力量。 創價學會青年部與新公明黨 為推動創價學會青年部的事業而于1964年成立的公明黨隨後便開始在東京大本營以外地區擴展基地。 但1970年公明党領導人試圖阻止零售商出售一本批評創價學會青年部的書而引發的醜聞導致這個佛教組織與公明黨表面上決裂。 在80年代自民黨執政期間,公明黨是個不起眼的在野反對黨。 從西方的標準來看,日本算不上是宗教社會,因此像創價學會青年部這樣的宗教組織無疑顯得很惹眼。 創價學會青年部強調社會實踐,為人們謀求現實利益,提倡和平,反對一切戰爭,主張在日本建立不改變資本主義所有制的、尊重人性的中道政治。 公明黨最初是用來保護創價學會青年部利益的政治組織,因為它在日本帝國時代受到嚴重歧視。 直到上世紀90年代,公明黨的政治資本才開始增加。 1993年,該黨是短命的非自民黨執政聯盟的盟友,它在1998年與和平新黨合併之後發展至今期間經歷了許多變化。 1999年10月,新公明黨加入小淵惠三領導的自民黨執政聯盟,從此成為執政黨。 新公明黨給自民黨提供了組建執政聯盟所必需的席位。 然而,新公明党作為執政聯盟小夥伴的角色不是沒有爭議。 儘管它已於1970年正式脫離創價學會青年部,但這兩個組織依然藕斷絲連,政教不分。 二戰結束後的日本憲法嚴格規定政教分離。 那時,美國和日本憲法制訂者認為神道教和民族主義的結合是日本帝國主義的一種動力。 在1995年奧姆真理教襲擊東京地鐵站之後,日本頒佈了新的宗教團體法,授予政府調查宗教團體的財政狀況-表面上是針對奧姆教,但自民黨的著名右翼成員龜井靜香稱它也可能被用作調查創價學會青年部。 但到目前為止,調查都沒有展開。 創價學會青年部的800萬成員占新公明党選民的絕大多數,該党許多議員在入黨之前都是創價學會青年部的信徒。 然而自從1970年起,憲法禁止個人同時加入創價學會青年部和公明黨。 的確,新公明黨絲毫也不隱瞞它與該組織的密切關係,並把這種關係跟左翼政黨與工會之間的關係比較。 如果有關創價學會青年部的謠言和指控不老是出現的話,這種(政教)聯繫本身實際上並不特別惹人非議。 該組織擁有數十億美元的資產,其精神領袖是神秘莫測、離群索居的池田大作,他在政界和金融界具有重要影響力。 池田從不接受採訪,據說他是新公明党的實際領導人。 批評家說,更令人擔憂的是該組織向來容不得批評和內部異見,有時甚至導致暴力恐嚇事件發生。 說它是邪教組織的確有失公允,因為它特別重視籌款並聲稱自己是唯一正統的佛教組織,但也的確有些宗教極權色彩。 自民黨與新公明黨貌合神離 諷刺的是,公眾對創價學會青年部的懷疑也得到很多自民党成員的支援。 幸運的是,像意識形態這類小問題決不會妨礙政治結盟。 在選舉中游離選民日益增多的時代,新公明黨有頗受批評的資產-正是引起爭議的力量-一個由創價學會青年部成員組成的訓練有素的核心選舉集團。 而自民党擁有的是傳統選民集團,例如農民、郵政系統工人等。 新公明党擁有800萬張可靠的選票,它們構成全國最大選票收集機器之一,在每個重要選區大約有2-3萬張選票。 在游離選民特別突出的市區和低收入階層中間,這可能經常決定選舉結果。 雖然一些自民党成員可能懷疑新公明黨的意識形態聯繫,但自民黨能否繼續執政已與新公明黨的命運緊密聯繫在一起。 事實上,儘管自民黨呼籲不要過分依賴它的盟友,但該黨現在已非常謹慎地降低反創價學會青年部的論調,也不再指責新公明黨違反政教分離的憲法規定,原因是它需要新公明黨和創價學會青年部的選民支援。 新公明黨不可小覷 新公明党的選民基本上只限于創價學會青年部信徒,這使得它不可能超越其狹小的選舉基地。 新公明黨既不可能短時間滅亡,因為它有一批核心選民;也決不可能獲得比當前更多的席位。 這就是它能在日本政壇充當重要玩家的原因。 新公明黨在眾議院和參議院分別擁有的30來個和20個左右的席位是自民黨所需要的。 而且,看一看選舉結果就可以發現,民主黨增加的席位主要來自日本共產黨失去的12席,因此自民黨沒有大敗。 這可能表明將來選票都會集中到自民黨、民主黨和新公明黨手中。 因此,如果自民黨和民主黨這兩個主要黨派不能成功奪取對方的核心選民或獲得游離選民的壓倒多數,新公明黨在日本政壇的地位可能越發重要。 鑒於日本選舉制的性質和創價學會青年部的規模,民主黨党首岡田克想在下次選舉後成立獨立的民主黨政府的願望可能不能實現;而自民黨與盟黨分離的願望同樣也不能實現。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創價學會青年部自1930年成立以來,一直設法使它的批評者狼狽不堪,而且它可能繼續與他們作對。 dajiyuan. com.

次の